正在看:碧城

第七章只是当时已惘然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可是、可是你刚喝了洗尘缘,药力马上就要发作了呀!”瞬间,一个声音响起在极度紧张的空气中“师父你不能和人比试了,得赶快回天心阁去静坐呀!”

    这句话,如针般刺入每个人的心脏。连刚把卫庄扶入风神会那边软轿歇息,怔怔守在他身侧的华璎,都被针刺一般的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华璎、华清和风涧月蓦然回头,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。天心阁打开的门背后,一向贴身服侍师父的华光小师妹脸色苍白地抓着门扇,右手还捧着那个空了的药瓶。她方才只是躲着,听着看着一切,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。然而,看见师父这样慨然迎战,心知在药性发作的过程中与人动手,无异于自杀,胆小的五弟子也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华光,闭嘴,没有你的事。给我退下。”静冥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,心底不知是什么样的波澜泛过,却依然厉声对着急得几乎哭出来的弟子道。

    然而,尽管语气平定如往日,静冥却蹙起了眉头,仿佛无法忍受额角脑中的剧痛,再度抬起手来,用力揉着太阳穴,脸上的神色更加恍惚莫测:“好了——风大当家的,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!”

    “师父。”忽然间,一个声音清冷冷地响起来。华璎排开众人,一直走到天心阁台阶下。

    静冥眼睛看着她,看着这个自己最钟爱的、却又背叛了自己和白云宫的女弟子,不知为何,她眼睛里却没有愤怒,反而有一种令人看不透的莫测笑意:“华璎,你挑的好郎君!不必再叫我师父,白云宫没有你这样的弟子了!”

    华璎脸色白了白,贝齿紧咬着下唇,许久,才幽幽叹了口气:“我方才还在奇怪,我回答‘不悔’后,师父那一剑,剑势竟是往回收的……师父,原来并没有真正要杀我的念头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说,如果不是风神会赶来阻挠,我一定清理门户!”静冥师父冷冷道,然而说话间头痛似乎加剧了,她再度抬起手抵着额头,眉间神色越发恍惚。

    看着师父这样的神色,华璎忽然间哭出声来:“师父…你不要难为自己了好不好?我明白过来了!我都明白了——你配药不是为了对付我,你是留着给自己喝的……师父,你已经慢慢地想起以前的事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胡说&he